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关于我们 > 【一线】专访旷视科技印奇:今年人工智能公司谁好谁坏见分晓

【一线】专访旷视科技印奇:今年人工智能公司谁好谁坏见分晓

  1. 时间:2018-03-04 00:00

腾讯《一线》 卜祥

依靠以人脸识别为核心的技术和商业布局,2011年成立的旷视科技已跻身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“独角兽”公司。2016年底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,旷视科技估值至20亿美元。2017年10月,C轮融资4.6亿美元。

按照时间顺序,旷视科技做了三个大行业。第一个行业是AI+金融,第二个行业是AI+安防,第三个行业是AI+手机。

其中,手机行业相对而言时间最短,增长迅速。2017年旷视科技拿下vivo、小米等品牌手机人脸识别解锁订单,在vivo旗舰机上,有着旷视提供的技术方案。这为专注计算机视觉的旷视科技找到新的商业化落地领域。

手机3D摄像头升级机会

从去年5月开始,旷视内部成立了一个技术攻坚组,进行人脸解锁在智能手机上运用的封闭开发。在北京融资资讯中心A座办公室里,各种远近不同的人脸照片被打印出来,进行测试、比对。

在手机领域,竞争火热,任何可能的技术上差异化都有人在盯着,你追我赶态势已经持续几年。2017年9月份苹果发布的iPhone X上取消指纹、应用人脸解锁的消息业内已传开。国内安卓手机厂商急于寻找相类方案。

这时,一直做安防和互联网金融人脸识别的旷视科技看到商业机会。旷视科技创始人、CEO印奇告诉腾讯《一线》,“我们在选择任何一个战场的时候,逻辑是要么不打,要打就全力投入。”

人脸识别技术是基于计算机图像处理技术的生物识别手段,在金融、商业、安防等领域有诸多应用。首先就AI+金融,从现金流来讲,目前是最大的一个行业。金融钱近,对效率提升需求强烈,而且对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应用便利。

其次,印奇认为安防是未来城市物联网体系里面最重要框架。结合硬件摄像头之后,市场前景巨大。

至于手机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,则更让印奇期待。他认为,未来至少五年内,甚至十年里,最核心的个人智能硬件设备仍然会是手机。手机中与图像和多媒体相关的技术、产品,占比越来越高。比如,买一个手机,最在乎拍照好不好,包括摄像头配置,视觉在手机的比重越来越高。

手机在摄像头领域正在酝酿一个大的技术变革。原来2D摄像头要升级为3D摄像头,由此带来软件、算法更新,和应用上面生态机会。

当然,华为、OPPO、vivo和小米等对整体供应链管理要求非常高。这本身是一个挑战。其次,很多硬件模组厂商和一些纯算法厂商也先手耕耘了一段时间。所以,旷视切入人脸解锁时,很有紧迫感。“这紧迫感来自于一些行业已经有一些人在里面做了”,印奇说。

不过,相比于硬件模组厂商欧菲光和舜宇,印奇认为3D摄像头的机会,需要把算法、硬件、和软件三者整合起来。这个难度要更大。

“你会发现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窗口期,窗口期竞争挺激烈”,印奇感受到的不光是AI行业,“我觉得中国整个大的TMT行业,节奏都很快,你要踩上点,需要有两种能力,一个是关键节点踩上去的能力;一个是持续耕耘能力。

印奇称,金融身份安全领域市场格局已经确定,前一千家头部客户占到80%至85%,能够带来比重约为30%至40%的收入。

而手机领域,华为、OPPO、vivo和小米TOP4厂商里面,“我们占优势”,印奇说。与一些竞争对手相比,印奇认为,旷视不同之处在于“一直强调软硬结合,这是我们在公司成立第一天就强调的大方向”。在清华时,印奇学习软件,出国留学学软硬件。至今旷视已经有六年硬件经验。

去年深圳安博会上,旷视展出了最新C3S智能摄像头,将算法运行在一块FPGA芯片上内置进去。

进入规模化盈利腾飞期

自旷视这一类人工智能型公司出现以来,引起了很多传统行业恐慌。人工智能似乎无所不能,其边疆在哪里?“我觉得到2018年之后,2019年左右大家的边界就会比较清楚。我们更愿意成为一个赋能者,而不是一个绝对颠覆者”。印奇说。

2017年,对旷视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巨额融资。至今年3月31日走完一个完整财年,旷视有可能实现当年盈亏平衡。对于一个千人创业型人工智能公司而言,意义不言而喻。

印奇总结,2017应对了挑战,2018年希望组织在有序扩张情况下,把更多东西做扎实。在他内心里,有一个时间表,过去五六时间,旷视做了很多2B业务,将AI往前推进了一些。从行业发展来讲,此前属于混乱期。“2018年是我们公司第一阶段的结束”。接下来,能够实现规模化盈利,进入第二个阶段腾飞期。

旷视内部叫做火箭战略,一期火箭、二期火箭,每一个火箭要把公司规模和业务营收、技术推到下一个阶段,届时商业模式都会发生本质变化。

整体而言,2017年“AI这几家公司,自身会选择的行业、商业模式,我觉得本质上在这一年已经比较清楚。2018年会逐渐显现出来。2018年会是行业整合的一年,哪些公司会长久走下去,哪些公司会有比较强竞争力,到2018年结束时候就能够看得很清楚”。

印奇的信心部分来自旷视系统化能力。研发体系和所有科研人员都用一套系统,“一百个科研人员,有70个人在做这套系统,只有30个人真正做算法。有这套系统之后,做算法的效率会非常高。”相反,有些公司不同的人用不同的东西,有人用Google的,有人用其它公司的,很分散、碎片化。

上一篇:诺基亚8110回归 杨元庆说希望Moto RAZR也回来 下一篇:【深网】新零售春节大考:线上仍唱主角,胜负却在考场外